非法“吸金”超5億元 浙江樂清一女子“金融夢”滅投案自首

時間:2019年11月01日 16:44:40 中財網


  圖為小珍接受審訊。樂清公安供圖
  中新網溫州11月1日電(見習記者 周悅磊 通訊員 盧叢 程遙)記者1日獲悉,一起涉嫌集資詐騙罪和抽逃注冊資金案日前在浙江樂清市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

  站在被告席上的是一名女子,面容憔悴不已。人們很難想到,她曾是眾人眼中意氣風發的“女強人”,做事干練為人熱情,還涉足多個產業,極為風光。

  近年來,她私下吸收社會大量資金,“拆東墻補西墻”,吸收的資金一度超5億元(人民幣,下同),資金缺口超1億元,一直到資金鏈斷裂才主動自首。

  吸收資金辦“小銀行”
  在外人眼里,小珍(化名)是個典型的“女強人”,做事干練,人又踏實,平日待人熱情,社交關系廣,在當地小有名氣。評價起小珍本人,友人們都說,這是一個兼具高情商和高財商的“女強人”。

  小珍的家境也很不錯,家族經營著一家知名服裝企業,她本人在杭州和樂清經營多家培訓機構,收入頗豐,子女也很有出息。

  然而,這個幸福又成功的家庭,都在小珍人生的一次抉擇中,發生了改變。

  2014年初,小珍一直很想涉足金融行業,可多次申請卻無法獲得金融執照。無奈之下,小珍和他人合伙出資3000萬元成立了樂清市某典當公司,準備以此為基礎發展金融領域業務。

  可在經營期間,典當行生意慘淡,很難達到盈利目的。小珍就做起了另類的“資金生意”,以制造生意紅火的假象。

  小珍利用典當公司老板的身份,以資金周轉、投資等為由,以每月近4.5%的高利息,向其親友和社會人員侯某等人借款以吸收社會資金。每收入一筆社會資金,小珍還專門發放印制的“儲蓄存單”作為憑證,典當公司搖身一變,成為一家“小型銀行”。

  由于利息過高,一時間,很多人都通過各種渠道把自己的錢放心地“存到”小珍的典當公司里,有人甚至從別處借錢過來存到小珍處以賺取利息差。根據報案統計,借款人數已超過70人,其中一人的借款就達到3000萬元。

  拉親人“下水”借款
  借了那么多錢,又是這么高的利息,按理說,小珍應當找到一門高盈利的生意,以維持運轉。

  可誰都沒想到,小珍在4年多時間里一直是在“拆東墻補西墻”,用借過來的本金去償還高額的利息和本金,在親戚和好友處借不到錢后,小珍就從社會高利貸人員中借得巨款,以填補相應虧空,她甚至還幻想經濟好轉繼續實現她的“金融平臺夢”。

  2016年下半年,小珍憑自己的信用,已經很難借到款項。此時,巨大資金虧空已壓得她喘不過氣,這個“要強”的女人,竟將自己的小叔子小強拉下水,讓他幫自己借款。

  小強由于經不住小珍高額利息差的誘惑,不但把自己和家人的錢借給小珍賺利息,還一次次地向身邊人借款。在2016年到2018年的兩年多時間里,他非法吸收公眾存款超5000萬元。小強不但搭上了自己和家人所有的資產,還讓自己遭受牢獄之災。

  截至2018年7月,小珍吸收的資金超5億元,資金缺口超1億元,所謂的“生意”已無法再維持下去。隨后,樂清市公安局金融犯罪偵查大隊對此立案偵查,小珍也到公安局投案自首。

  此時,她的典當公司賬戶上余額僅剩下不到1000元。

  跑遍全國追贓打印的賬單有一米多高
  “無論從受害人員數量還是非法吸存的金額來說,都是樂清近10年來最大的個人非法集資案件。”主辦民警說,為了讓這個案件辦理過程更加公正,更快為受害人挽回損失,樂清警方首次評聘了第三方對小珍等人的資金往來進行審計。

  “這個案件涉及資金大,涉案人數眾多,為查清本案,這一年多來,我們真的是跑遍了全國,最南的去了三亞,最北的到了山東,西面去到重慶等十多個城市。單單是杭州,我們前后就去了六次,一個地區一個地區查過來,就為了調查確定她的資產情況。”民警說道。

  為了把涉案資金調查清楚,樂清警方調取了案件相關的300余個賬戶,對其中80余萬條的資金交易明細,逐一進行核對分析,這些賬單打印出來就有1米多高。

  “我們對這80余萬條的資金往來排查有可能涉及資產的有關線索,并一追到底,工作量巨大。”案件明朗后,主辦民警又跑遍全國進行追贓,其中單查封凍結小珍的保險賬戶就跑遍了溫州26家的保險公司。

  據主辦民警介紹,案件中眾多受害人之所以愿意把錢借給小珍,一方面是因為貪圖近高利息,另一方面是認為小珍是典當公司老板,資金有保障。殊不知,典當公司不具備吸收公眾存款的資格,更無法保證資金的安全。

  目前,該案經過樂清市法院開庭審理后,還在進一步調查審理過程中。(完)
  .中.新.網
各版頭條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
影音先锋__全部资源_米奇影视盒官方下载_a.mimis2最新地址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